欢迎墓志铭   免费注册 | 会员登录

这里殡葬移风易俗功夫真到家

2019-07-24 17:20:00 乐乡公墓 367

距离浙江省长兴县被选定为全国殡葬综合改革试点已过去1年半,他们的改革成果如何?创新了什么经验?解决了哪些难题?6月下旬,记者对长兴县殡葬改革移风易俗工作进行了紧锣密鼓的寻访、观察。

这里的殡改是循序渐进的文明进程,记者第一站来到夹浦镇夹浦村公益性公墓。它临近太湖,远眺时能望见烟波浩渺的湖面。该公墓3亩地,统一用小型卧碑,墓穴间用松柏绿化,有专人管理,很是整齐干净。自2007年12月28日起,夹浦村村民去世后必须进公墓安葬,加上因城镇开发迁移来的墓穴,剩下的地已然不多。

乐乡公墓

在夹浦镇环沉村公益性公墓,记者看到也是统一卧碑,有编号分区,每个墓位旁种着松柏和小型花木,环境依然整洁。村会计丁建平介绍说:“以前全是立碑,大小不一,很不美观。前两年征得村民同意,将立碑改成卧碑,统一规格,并进行绿化改造。如今公墓环境好了,群众的满意度也高了。”

据悉,长兴县财政每年投入100万元,对30余个乡村级示范性公益性公墓进行维护管理。



在长兴县,殡葬改革是循序渐进式的,始终朝着文明的方向一步步推进。

1997年,长兴县实现火化率100%。2007年,农村开始推行公益性公墓安葬,近年来公益性公墓完成了从无序向有序的转变。2014年1月1日起,推行“鲜花换纸钱”文明祭祀,每年为近6万个墓穴免费发放鲜花30多万枝,引导30万人参与文明低碳祭扫。2016年1月1日起,推行不放礼炮、不请乐队的“文明治丧,严禁扰民”活动,如今全县1.4万支丧葬队伍无一携带电子炮车和乐队,假和尚、假道士做法事情况得到有效控制,每户丧属可减少5000元-8000元丧葬负担。2018年,探索骨灰堂安放方式。

乐乡公墓

长兴县民政局副局长孙长权说:“这一步一个脚印顺利推进,得益于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的大力支持,得益于各部门联动,大家行动一致,喊出去一个声音,打出去一个拳头,殡改才推得动。就拿文明治丧来说,不许放礼炮、请乐队、请和尚道士,触动的是多年来以此为副业把腰包赚得鼓鼓的一批人的利益,他们没有任何证照,属于非法营业,若没有公安、市场监管等部门的介入,文明治丧推进起来就很艰难、缓慢。”

下一步,大家能接受骨灰堂吗?夹浦村民政助理员钦娟芬对此信心十足:“以往的移风易俗,通过做工作大家都能接受,进骨灰堂也没有问题。我们村党支部每月一次主题党日活动,村支部书记、主任早就把安息堂的政策讲给党员听了,党员、村民代表都接受了,认为既文明又环保。党员带头了,接下来群众的工作也好做。”

2018年,长兴县将全县婚丧陋俗负担最为繁重的洪桥镇作为移风易俗工作试点乡镇,抓牢党员干部这一关键少数,以党员干部、公职人员、“两代表一委员”和村(居)干部为重点,发挥村民自治、民主协商的作用,制定村规民约,自2018年6月试点以来,简办丧事180例,节约社会资金140余万元。


同时,长兴县出台配套文件,对党员干部、公职人员婚丧事宜划出高压线,让移风易俗“软要求”转为“硬约束”。

今年5月16日,长兴县召开全县新时代文明实践暨移风易俗、文明诚信建设工作推进会,明确丧事简办三项制度:白事随礼封顶制,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白事随礼最高标准500元(近亲属除外);承诺报告制,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操办丧事实行事项承诺、报告、公示制度;丧事量化管理制,对殡期、花圈、哀乐、宴请、出殡线路和车辆等都作出明确规定。全县3万余名党员干部全部签订《移风易俗承诺书》。

乐乡公墓

推行智慧绿色安息堂,从入土为安到入室为尊

2018年,《长兴县智慧绿色安息堂建设实施办法(试行)》出台,“入室为尊”葬式改革启动。

长兴县进一步规定,现有农村公益性公墓“满员”后,不再“扩容”,骨灰统一进安息堂存放。

在长兴县经营性公墓观音山陵园,安息堂正在建设中,存放楼主体工程已完成。据悉,整个安息堂可容纳3万个格位,其中1万多个是公益性的,向全县城乡开放,按每年40元收取20年的管理费。

乐乡公墓

和平镇长安村青山仙鹤堂则为镇级安息堂建设探索了经验。和平镇有23个村,青山仙鹤堂覆盖了其中8个村1.5万人。

据村书记何天堂介绍,这座安息堂建在废弃的矿场上,占地不到2亩,建筑面积684平方米,有6148个格位,可满足8个村50年骨灰存放需求。村民存放骨灰时只需交纳20年管理费共800元。

整座安息堂为白墙黛瓦徽派风格,被绿水青山环绕,茶树在山坡整齐排列,路旁格桑花盛开、泉水淙淙……走进安息堂庭院内,只见绿草茵茵、绿树遍植,石头小径蜿蜒屈伸,四周白墙被打造成孝文化墙。庭院中有一座追思亭,乃充分听取村民意见而建,因不能烧纸,家属前来安放逝去亲人骨灰时,可点上一炷香,简单祭拜后插香于亭中。


在骨灰存放楼内,整齐陈设着智能骨灰存放架。每户丧属配备一张智能卡,刷卡即能打开亲人骨灰存放格位。为保障祭祀安全,每个格位为双重门结构,家属无法打开内部存放骨灰的门。这座环境优美的智能化安息堂投入仅450万元。


智能化安息堂整洁明亮。墙上张贴着传统版本的二十四孝图和新二十四孝图

2018年11月,青山仙鹤堂迎来首例骨灰——逝者李桂珍老人的骨灰,进安息堂是她生前的心愿:“这就是住进‘新农村’了!”今年5月1日,村民李代海的母亲过世,老人生前曾表示想进安息堂。过世后,子女的意见有了分歧。何天堂建议,子女们可陪着父亲来安息堂看一看,再作决定。老人细细看了一圈后说:“就这儿了!”如今,青山仙鹤堂已安放7位逝者骨灰,均秉持自愿原则。

何天堂坦言,自己一开始对老百姓能否接受安息堂心里没底。恰好有一位老党员提出想看看安息堂到底什么样,于是,他组织老党员和村民代表去江苏太仓参观骨灰堂设施。参观完,这位80多岁的老党员很是认可,幽默地说:“何书记,赶快建啊。你不搞好,我不‘走’啊。”



推行守灵等绿色文明殡仪服务

长兴县殡仪馆、县殡仪服务中心、棋盘岭古园相毗邻,三家单位均隶属于长兴县殡葬服务所,合计有40位工作人员,服务于守灵、火化、陵园服务等工作岗位。

走进长兴县殡仪馆,第一印象是小而精致、人性化、注重细节。馆内业务分区合理,各区域有游廊相连,家属治丧可避免淋雨。馆区干净整洁,火化炉炕面、入炉轨道均一尘不染,装灰工作台等被擦拭得锃光瓦亮。丧属休息室宽敞明亮,一排排座椅整齐排列;告别厅内饰以暖色调为主,以打造温暖的告别空间;火化车间外设有家属等待室,透明玻璃窗方便家属观看,分隔不同区域避免家属情绪互相影响,等等。


据长兴县殡葬服务所所长杨根法介绍,殡仪馆年火化量约4200人,由县财政为每位逝者补贴730元-1510元不等的五项基本殡葬服务费。在2016年禁止放礼炮和请乐队后,馆内的8个小告别厅备受欢迎,一般家庭会选择火化前举办一个简朴的告别仪式,费用仅100元。“因为优惠力度大,收费便宜,我们这里没有被投诉暴利、捆绑销售等,群众的满意度很高。”杨根法说。


在棋盘岭古园,节地生态安葬区正在建设。按照规划,该区域占地2亩,计划建设壁葬1200穴,草坪葬、花坛葬、树葬300穴。对照传统墓葬2亩地仅可安置300-400个墓穴,节地生态葬的优势明显。

穿过棋盘岭古园,就来到新落成的长兴县殡仪服务中心。该中心总投资5000万元,总占地65亩,大气开阔,引入自然水系打造了小桥流水、池塘莲花等景观,新建员工活动中心,注重殡仪职工身心健康。殡仪服务中心设有7间守灵厅,每间配有家属休息室、议事厅、洗手间、浴室等功能设施。其中,小的守灵厅3天以内为3800元,大的3天以内为6000元。殡仪服务中心配套有鲜花、餐饮等服务。采用小的守灵厅,简单的鲜花布置,五六千元即可办完丧事。


据了解,长兴县搭建了“1县中心+X乡镇站+Y村点”的殡仪服务模式,在县殡仪服务中心推出绿色守灵服务,全部使用环保电子祭祀产品和鲜花。中心自今年1月1日投入使用以来,已为近230名逝者提供了一站式殡仪服务,群众治丧满意度达100%。在农村地区,推广使用小型标准化灵堂,由乡镇(街道)统一采购设备,免费提供给办丧群众。同时,各乡镇(街道)和村(居)依托村文化礼堂等公共服务设施,使其成为群众办丧服务平台。


为去世的党员设立“思敬堂”党员,在洪桥镇中道村被更深刻地铭记。该村首创为去世的党员设立“思敬堂”模式,纪念老一辈优秀共产党员为村里作出的贡献,铭记他们无私奉献的精神。2018年,洪桥镇党委制定《关于开展党员临终关怀的实施意见》,探索建立党员临终关怀机制。思敬堂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


按照《中道村党总支关于开展党员临终关怀的决议》,生前没有受过处分并且作出过贡献的党员,病重期间可以享有主要由党员组成的志愿服务队的关怀;去世后,由党支部书记为其主持“白事新办仪式”,即覆党旗、献花篮、默哀、致悼词、三鞠躬等,党支部成员参加仪式;最后,其生平事迹可以进思敬堂陈列。

思敬堂里,新中国成立以来全村32名已故共产党员的生平事迹简介和照片一一陈列:蒋永连,独自承担村里紫云英加工任务,每天作业12小时以上,因防护设备简陋,患肺病去世;唐广生,为村里修路主动请缨做村民思想工作;沈四海,带领村民发展个体轻纺经济致富,奠定了该镇轻纺业的基础……

“思敬堂可以起引导社会风气的作用。思敬堂是一整套机制,一个党员从入党那一天起,就享有党组织的政治关怀,去世前有来自其他党员的临终关怀,死后有对其贡献和荣誉的纪念。3个阶段接续起来,对党员、老百姓均可产生激励作用。”时任洪桥镇党委副书记卢志刚说。


洪桥镇中道村书记陈树田介绍

设立"思敬堂"的初衷就是为了更好地

弘扬老一辈优秀共产人无私奉献的精神


中道村书记陈树田很有感触:“村里有难事,党员总是冲在前面,默默为村里作了很多贡献。他们是无私奉献的平民英雄,设立思敬堂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

今年清明,中道村组织已故党员的子孙来纪念缅怀这些老党员们。当时,有党员的子孙表示:“老人的事迹连我们家里人都不曾知晓,这些资料很珍贵,我们也是第一次看到,深受激励。”